您好!欢迎来到牧安康动保•安进股份官方网站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400-1598-258

联系我们

河南安进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全国统一免费服务热线:
400-1598-258
商务座机:0371-66607771
商务热线:15303830618
投诉电话:13213211618
技术热线:13213211668(孙老师)
邮箱:muankang@126.com
厂址:中国•新乡市平原新区生物科技园
当前位置:首页> 最新动态

站上风口,龙猪如何实现“高飞”?

* 来源: * 作者: admin * 发表时间: 2020/08/31 10:54:37 * 浏览: 40
“现在养猪,咋养咋赚,一头育肥猪能赚3000元。”猪价一路高歌,让家里有厂房、手里有资金的张涛心动不已。这两天,他正忙着联系猪源,准备在哈尔滨呼兰区开启养猪事业。

  2018年下半年至今,在非洲猪瘟疫情、国家环保禁限养殖等因素影响下,国内生猪产能明显下降,生猪价格飙升,市场留出充足发展空间,生猪产业面临重新洗牌。因此,现在和张涛一样,房地产商、瓷砖代理商等不少企业家都跃跃欲试,准备跨界发展。

  作为生猪养殖和调出大省,黑龙江省在承担生猪稳产保供任务的同时,也迎来难得的政策机遇:国家高度重视生猪生产发展,明确生猪稳产保供省负总责要求,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加大扶持力度。

  生猪产业在黑龙江省既有国内总需求增长空间,又有龙江供给优势,一直被视为战略性产业。当前,政策、市场、资源等各种利好因素叠加,“龙猪”迎来空前发展机遇。

  政策机遇+市场机遇

  ——机不可失——

  “南猪北养、北猪南调”,已从当初的概念变成现实。东北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副教授刁新平说,近几年,我国南方水网地区受环境、资源约束,纷纷禁养生猪。加之非洲猪瘟冲击,使南方生猪养殖规模迅速收缩,这为黑龙江省发挥优势,承接南猪北养产能转移带来发展机遇。

  记者从省农业农村厅了解到,黑龙江省抓住“南猪北养”良机,近两年相继实施一系列政策,吸引一批集团化农牧企业、上市公司在黑龙江省布局生猪产业项目,国内生猪养殖十强企业先后进驻黑龙江。

  “十三五”期间,河南牧原、广东温氏、北京大北农等14家大企业集团,已在黑龙江省建设大型生猪养殖场70多家,设计新增产能500万头。双汇、金锣、雨润、宝迪、铁骑力士等大型屠宰加工企业也纷纷在龙江落地,已经形成哈尔滨、齐齐哈尔、大庆、绥化、鹤岗等五大生猪产业集群。

  “现在生猪价格一公斤35元左右,虽然养殖成本达到历史高位,但售价也高,如果防控得力、经营管理得好,生猪每增重一公斤能赚10多元钱。这对养猪企业是个好机会。”泰来县佳和农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剑说。

  从湘江到黑龙江,2016年,作为“两牛一猪”重点招商引资企业,佳和农牧从湖南来黑龙江省投资生猪养殖业,既顺应了“南猪北养”大势,也享受到了政策优惠。孙剑认为,虽然企业当前面对新冠肺炎和非洲猪瘟双重疫情压力,但有国家稳产保供政策加持,企业加大投入,恢复和扩充产能意愿仍很强烈。

  “良机当前,我们一定得抓住。”黑龙江信诚龙牧农业发展公司营销总监郭钧韬,更看重的是市场机会。“受双重疫情影响,南方很多猪场关闭,加之近期一些省份发生洪水,导致生猪养殖减栏,估计目前这种生猪高位价格,可能持续到明年。”

 

  资源优势+产业基础

  ——优势显著——

  近5年,黑龙江省生猪出栏都在2000万头左右。2019年受非洲猪瘟疫情冲击,生猪出栏1702万头,在全国排第14位。与四川、河南、广东等生猪大省相比,黑龙江省生猪产业在全国相当于“中等生”。但综合地理位置、资源环境、产业水平、科技保障等各“优势学科”来看,黑龙江省完全具备进步为“优等生”的基础和潜力——黑龙江省生猪产业协调创新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刘娣认为。

  2019年,受非洲猪瘟影响,虽然黑龙江省生猪生产呈下降态势,但明显好于全国平均水平。黑龙江省生猪产业协调创新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何鑫淼认为,这很大程度得益于黑龙江省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。黑龙江省地域广袤、气候冷凉、环境优良,具有天然的防控动物疫病条件。广袤的土地又为生猪产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养殖用地,使生猪粪污消纳有了去处。

  众所周知,黑龙江省是粮食大省,这也是发展生猪产业最大的优势。黑龙江地处世界公认的黑土带、黄金玉米和大豆种植带,与荷兰、丹麦等生猪产业发达国家同处最佳生猪养殖带。连年粮食丰收,使生猪养殖在本地就可获得足够的饲料。

  再看生猪产业基础,省农业农村厅畜牧处处长李亚立介绍说,黑龙江省现有生猪产业链比较完善,产能充足。在猪价高企的形势推动下,在建、改扩建生猪养殖场项目相继完成,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水平快速提升。2019年,全省年出栏500头以上生猪规模养殖场达1888个,又有哈兽研、哈工大、东北农大、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等多所重点高校和科研院所,为生猪产业技术提升赋能。

  PSY,即母猪年提供断奶仔猪数,体现的是生猪养殖效率,是衡量生猪生产能力的重要指标。多年研究生猪产业的何鑫淼说,近两年,黑龙江省PSY逐年提高,这意味着生猪养殖效率在持续提升。目前,黑龙江省本土大型规模猪场母猪PSY达到23头,牧原、温氏等企业可达25头以上。

  盘点黑龙江省生猪产业发展的种种利好,采访中管理者、专家学者和企业经营者的共识是:黑龙江省正在积蓄做强生猪产业的优势力量,生猪产业处于补齐短板、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。

  竞争能力弱+粪污处理难+防疫压力大

  ——短板待补——

  产业整体竞争力弱,环境承载压力日益增大,疫病风险持续存在。这些都是黑龙江省生猪产业亟待补齐的短板。

  当前,黑龙江省生猪产业总体标准化、规模化饲养水平偏低,中小养殖散户比重大。这些中小养殖户设施装备差、生产水平低、养殖成本高,生猪产品安全性、生产稳定性差,均衡供应能力低。而且,中小散户疫病防御能力最弱,一有风吹草动,便可能“全军覆没”。

  在黑龙江省外销生猪中,毛猪和白条猪这种大路货仍是主体。而毛猪同质化程度严重,市场竞争力弱。

  对于养猪,张涛最担心的是防疫。非洲猪瘟的打击,令众多养殖者心有余悸。专家指出,2018年以来,非洲猪瘟病毒已在我国定殖,短期内难以全面根除。生猪流行性腹泻等常见病在个别地区也时有发生,生猪疫病防控形势仍然艰巨复杂。

  伴随着大型生猪养殖场陆续建成,生猪规模养殖比重不断提高,生猪养殖将产生大量粪污。何鑫淼说,治理生猪粪污难度极大,为处理生猪粪污,养殖业需付出很高的运营成本,黑龙江省生猪生产绿色发展面临严峻挑战。

  打造品牌+产业升级

  ——前景可期——

  从全国猪肉战略布局来看,国家将黑龙江省定位为“主产区”“调出区”。按照国家生猪稳产保供要求,黑龙江省承担年底完成生猪存栏1350万头的任务。李亚立说,这意味着,今年将是黑龙江省恢复生猪生产的关键期。

  那么黑龙江省如何抓住这个机会,变压力为动力,乘势加速转型升级,做强生猪产业呢?

  刁新平认为,黑龙江省应充分发挥独特区域优势,挖掘内在潜能,主打“寒地黑土”特色牌,生产高品质猪肉,以高质获高价。

  何鑫淼建议,生猪企业要长远布局,打通全产业链。采取种养结合生产模式,对生猪粪污全量收集、科学处理、就近还田,实现绿色循环生产。

  “从全国来看,猪肉主销区在北上广这些一线大城市,所以我们应重新定位产品发展方向,像五常大米一样,打造地理标志式生猪品牌,发展高端产品,做绿色有机猪肉。鼓励精深加工,提高产品价值,做小包装的精致产品,做熟食、半成品等。另外,由于黑龙江省地处祖国最北端,产品运输半径大,降低运费、疏通物流也很重要。”郭钧韬建议。

  接受采访的管理者、专家学者和企业经营者都认为,随着市场化程度日益提高,政策体系不断完善,越来越多的资本、技术和人才等要素将汇聚龙江生猪产业,“龙猪”市场广阔、潜力巨大。

  据介绍,今后5年黑龙江省将大力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,发展大型现代生猪养殖企业集团,推进种养循环、种养加销一体、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,推动构建生产智能高效、资源挖掘充分,环境绿色友好、布局集约集群、产销有机衔接的现代生猪产业高质量发展新格局,努力打造具有龙江显著供给优势的千亿级猪肉产业集群。